足球比分_比分直播_足球比分直播_力凡足球

从多特蒙德二队走出的励志哥(草根教练圆梦德甲)

发布时间:2022-06-10德甲评论
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黄思隽 德甲今夏7个帅位空缺,终于全部填补完毕,奥格斯堡成为最后一家完成换帅工作的俱乐部,周三宣布与多特蒙德达成协议:目前执教多特蒙德二队的恩里科

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黄思隽

 

 

德甲今夏7个帅位空缺,终于全部填补完毕,奥格斯堡成为最后一家完成换帅工作的俱乐部,周三宣布与多特蒙德达成协议:目前执教多特蒙德二队的恩里科·马森(Enrico Maaen)将成为魏因齐尔的接班人。这桩交易还有最后一些细节有待处理,今后几天内即可完成,预计奥格斯堡会与马森签下一份2年或3年合同。

 

 

奥格斯堡欢迎马森接掌帅印。

 

 

曾与拜仁过招

 

 

相比于此前上任的特尔齐奇(多特蒙德)、尼科·科瓦奇(沃尔夫斯堡)、布赖滕赖特(霍芬海姆)、桑德罗·施瓦茨(柏林赫塔)、法尔克(门兴格拉德巴赫)和弗朗克·克拉默(沙尔克04),马森无疑是最令人陌生的德甲新帅。原因很简单,这位年仅38岁的德国本土教练既没有成功的球员履历,也没有顶级联赛执教经历,足球生涯至今只有过一个赛季的职业联赛经验——过去一季带领多特蒙德二队征战德丙,更不像轨迹相似的塞巴斯蒂安·赫内斯(2019/20赛季带着升班马拜仁二队在德丙夺冠后就登陆德甲,执教霍芬海姆)那样顶着一个响亮的姓氏。

 

 

不过,马森也并非名不见经传,毕竟他的名字曾与拜仁联系在一起,甚至曾出现在“足球隽言”以往的报道当中。那是在2018/19赛季初,业余球队勒丁豪森在德国杯首轮爆冷加时3比2淘汰德乙德累斯顿迪纳摩之后碰上了拜仁,而那支地区联赛球队的主教练正是马森。有意思的一点在于,拜仁在首轮客场1比0淘汰的另一支地区联赛球队德罗赫特森/阿塞尔,正是在马森带领下拿到了这张德国杯入场券。换言之,尽管马森因为在那个夏天改换门庭,遗憾错过了带领德罗赫特森在德国杯首轮迎战拜仁的机会,却最终凭借自己的本事和运气,立即带领新东家弥补了这个遗憾。

 

 

2018/19赛季德国杯第二轮,马森与尼科·科瓦奇斗智,而新赛季两人将在德甲交手。

 

 

要知道,对于像勒丁豪森或德罗赫特森这样的业余球队,能在德国杯抽到拜仁就是终极梦想,这样一场比赛会成为俱乐部史上最具分量的90分钟。而绝大多数像马森这样的草根教练,一辈子就只有这样一次跟拜仁在正式比赛中过招的机会。马森没有浪费那一次机会,勒丁豪森表现得足够顽强,最终仅以1比2惜败于尼科·科瓦奇的球队。

 

 

业余联赛的高产冠军教练

 

 

不到4年后的今天,马森将一生中仅有的一次机会,变成了每个赛季至少2次的机会,着实励志。他究竟是怎样做到的?马森来自于德国足球水平最低的州份之一——东北部的梅克伦堡-前波美拉尼亚州,该州唯一具有国际知名度的俱乐部是汉莎罗斯托克。球员时代,司职中场的马森也效力过罗斯托克,但只是代表二队踢了一个赛季。此外,他还效力过家乡俱乐部维斯马安克尔,以及在格赖夫斯瓦尔德SV(不是克罗斯兄弟的母队格赖夫斯瓦尔德FC)、费尔、戈斯拉尔和德罗赫特森/阿塞尔等队留下过足迹,一直混迹于第3到第5级别的业余联赛。

 

 

30岁的时候,马森就在德罗赫特森/阿塞尔挂靴,随即改任主教练。带队的第一个赛季,即2014/15赛季,马森就拿到了冠军——德罗赫特森以高级联赛下萨克森州赛区冠军身份升级。而在地区联赛北区的处子赛季,该队就拿到第4名的佳绩,还首次赢得下萨克森州足协杯冠军,于2016/17赛季历史性地跻身德国杯。与门兴的首轮比赛,马森的球队仅以0比1小负。2017/18赛季,马森再次率队赢得下萨克森州足协杯冠军,于是就有了前文的那段往事。

 

 

执教勒丁豪森的首个赛季,马森就率队赢得威斯特法伦足协杯冠军。

 

 

接掌勒丁豪森帅印之后,马森再接再厉。第一个赛季,他就率队拿到队史最佳的地区联赛西区第3名,并首次赢得了威斯特法伦足协杯冠军。到了因新冠疫情被迫在3月腰斩的2019/20赛季,勒丁豪森更是在联赛中一马当先,26场拿下63分,最终以场均2.42分的成绩,力压场均2.41分(22场53分)的费尔,被官方授予冠军资格。不过,勒丁豪森考虑到俱乐部的“可持续发展”,没有申请2020/21赛季的德丙参赛许可证,于是费尔取而代之,参加了升级附加赛,并最终成功升上了德丙。

 

 

尽管勒丁豪森就此错过了首次征战职业联赛的机会,马森却很快就弥补了遗憾。2020年夏天,他跳槽到勒丁豪森的同赛区对手多特蒙德二队。马森从小就是多特蒙德球迷,而黄黑二队在他执教的首个赛季就顺利夺冠,时隔6年后重返德丙。过去这个赛季,以小打大的多特蒙德二队从头到尾都稳居积分榜中上游,尤其是赛季前半段长期位居前4,甚至一度领跑。尽管“小黄黑”最终仅以赛季最低排名——第9冲线,但在德丙拿到49分还是创造了队史最佳成绩。

 

 

成绩、风格与育人皆高分

 

 

担任教练的8个赛季以来,马森从来没有一个赛季令人失望,足足拿下了6个冠军。不仅如此,他那种极具压迫感、强调有球与无球跑动的攻势足球,完全符合职业足球的发展潮流。“此外,我们非常重视团队的那种整体感觉,要让每一个人都参与其中。”马森如是说。

 

 

执教德罗赫特森/阿塞尔期间,马森就考取了德国足协A级教练证书。

 

 

尽管出身草根,马森对于足球的钻研非常职业,2017年就考取了德国足协的A级教练证书,早早就具备执教德甲和德乙球队的资格。他是个完美主义者,也是个工作狂,训练和指挥比赛时偶尔会把自己身体掏空。多特蒙德二队经理英戈·普罗伊斯几个月前就说过:“有些教练在训练之后就会去打几洞高尔夫,恩诺则不一样。有时候他会非常疲惫,但这就是他的风格。而且他大部分想法都是好的。”

 

 

除了成绩与风格过硬,马森还在多特蒙德二队调教出了像克瑙夫(冬窗租借到法兰克福)、蒂格斯、拉施尔(冬窗转会菲尔特)、奥斯特哈格(去年夏天转投波鸿)、杜曼(去年夏天转投纽伦堡)等能够迅速立足于德甲和德乙的青年才俊。

 

 

这就难怪,马森的名字会在过去几个月内跟多家德甲和德乙俱乐部联系在一起。《踢球者》披露,还有一些国外知名俱乐部,例如莫斯科火车头、巴塞尔,甚至是曼联(想让他担任朗尼克的助手)打过他的主意。而在接受奥格斯堡的邀请之前,马森拒绝了降回德乙的菲尔特和比勒费尔德。

 

 

2021/22赛季的季前热身赛当中,由于一线队抽调了大批二队球员,马森临时充当罗泽的助手。

 

 

马森的离开,令多特蒙德既失望又自豪。对于奥格斯堡的挖角,刚刚接替佐尔克成为多特蒙德体育主管的凯尔一开始有些生气,因为奥格斯堡在未经多特蒙德同意的情况下就基本跟马森谈妥了,“我直到(上个)周五才接到电话,得知奥格斯堡想要签下马森。”但最终,凯尔还是决定放行马森(及其多年助手塞巴斯蒂安·布洛克),条件是让奥格斯堡支付至少30万欧元的赔偿金,而且还有一笔后续浮动费用,但总价不会达到7位数。凯尔表示:“我们当然不愿阻止他获得执教德甲球队的机会。又一名多特蒙德梯队教练进入到职业足坛,让我们感到自豪。”

 

 

身为多特蒙德名宿的奥格斯堡体育总经理罗伊特表示:“我们抱着浓厚兴趣,在过去几年里一直关注着马森的发展,因为他是个对成功充满饥饿感,并且希望自己和周边环境都取得进步的年轻教练。他非常努力地与年轻球员共事,并且证明了可以成功提升他们的水平。在全面深入与令人印象深刻的对话当中,他非常清晰地阐述了适合奥格斯堡和我们球队的现代足球理念。我们深信,马森会利用自己的特长,用令人兴奋的足球带领我们球队取得进步。”

 

 

德甲教练的温床

 

 

随着法尔克与马森先后上课,本世纪以来从多特蒙德二队走出的德甲主帅已经多达7个!第一个是老帅霍斯特·克佩尔,但他是个特例。因为在2001到2004年间执教多特蒙德二队之前,他就有过丰富的德甲执教经验,包括当过多特蒙德一队主帅。离开黄黑二队之后,他在门兴站完了德甲主帅生涯的最后一班岗。克佩尔在多特蒙德二队的继任者是乌韦·诺伊豪斯,后来他先后执教红白埃森、柏林联盟、德累斯顿迪纳摩和比勒费尔德,并在2020年带领比勒费尔德重返德甲。

 

 

出自多特蒙德梯队的汉内斯·沃尔夫2017年带领斯图加特重返德甲。

 

 

诺伊豪斯之后,特奥·施奈德这位青训专家在多特蒙德二队执教近7年之久,直到在2011年2月将帅印交给了尚未满30周岁的汉内斯·沃尔夫。沃尔夫在二队执教时间不长,后来又改任U17和U19队主帅,直到2016年9月接手了斯图加特,当季就成功带队重返德甲。不过这位天才少帅在德甲水土不服,2018年1月就下课。后来他在德乙汉堡和比甲亨克的执教都不甚成功,2020/21赛季尾声接替博斯成为勒沃库森临时主帅期间,成绩也缺乏说服力,于是赛季结束后就回到了德国青年队的帅位上。

 

 

沃尔夫之后的连续3任多特蒙德二队主帅分别是戴维·瓦格纳、法尔克和西韦特。这3人先后登陆英格兰:瓦格纳带领哈德斯菲尔德历史性地升入英超,第一个赛季还成功保级,后来他接掌了沙尔克04帅印;法尔克2次带领诺维奇升入英超,如今成为了门兴主帅;西韦特在2019年1月接替瓦格纳,接掌了哈德斯菲尔德帅印,但未能创造保级奇迹,赛季结束后就下课回国。

 

 

2020年夏天,西韦特加入美因茨05,成为青训中心总教练。2020/21赛季中途,在利希特下课与博·斯文松继任之间的那个空档期,西韦特短暂出任美因茨一队临时主帅,带队打了去年1月3日客场2比5负于拜仁(上半场2比0领先!)的那场联赛。因此,他也可以勉强算是多特蒙德二队走出的德甲教练。

 

 

法尔克、西韦特和瓦格纳(左起)都是从多特蒙德二队前往英格兰俱乐部执教。

 

 

不难发现,从多特蒙德二队走出的德甲主帅尽管数量惊人,但其实并没有谁特别成功。沃尔夫和诺伊豪斯都是在带队升级之后,在德甲赛季就半路下课。瓦格纳在沙尔克的执教高开低走,只维持了不到15个月就灰溜溜地离开,球队也最终降级。去年夏天,瓦格纳接掌瑞士冠军伯尔尼青年人的帅印(接替跳槽到勒沃库森的塞瓦内),结果也是非常失败,今年3月初就下课了,而青年人的瑞士超4连冠也被布赖滕赖特执教的苏黎世终止。

 

 

那么,法尔克与马森能否走出这一怪圈,真正地在德甲干出一番让老东家自豪的事业,甚至有朝一日回到多特蒙德接掌一队帅印?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 

 

马森会成为最成功的“多特蒙德二队前主帅”吗?

 

 

本世纪多特蒙德二队主帅一览(*为后来成为了德甲主帅):

 

 

1999-2001年:埃德温·布坎普

 

 

2001-2004年:霍斯特·克佩尔*

 

 

2004-2005年4月:乌韦·诺伊豪斯*

 

 

2005年4月-2011年2月:特奥·施奈德

 

 

2011年2月-6月:汉内斯·沃尔夫*

 

 

2011年7月-2015年10月:戴维·瓦格纳*

 

 

2015年11月-2017年7月:丹尼尔·法尔克*

 

 

2017年7月-2019年1月:扬·西韦特*

 

 

2019年1月-2019年7月:阿伦·特尔齐奇(临时主帅,多特蒙德新主帅埃丁·特尔齐奇的哥哥)

 

 

2019年7月-2020年6月:迈克·图尔贝尔

 

 

2020年7月-2022年6月:恩里科·马森*


广告位

热心评论

评论列表